当前位置:淘到啦网上购物指南首页 > 网上购物资讯 > 正文

国美电商战:黄光裕狱中开秘方 以“拖”对付

此文由发表于2013年07月26日 

  “某东,放过苏宁,打价钱战找我!”在2013年“6.18”电商方案大战中,国美的这条移用网络热点事情的微博极为出彩,极具情商,让人意识到了国美的存在。而之前,大伙彷佛已经遗忘了这位以往的霸主。
  实际上早在这一年的清明节,国美高级副老总牟贵先便对外发布了《电商悼词》,责怪电商们“年年损耗却还不知疲惫地挥动价钱的屠刀”。不久后,国美网上对外证明,其首席执行官韩德鹏已经离职,由牟贵先临时接掌。阵前换将,必有大动作。系列的措施背后,吐露出显眼的“黄氏样式”。
  没错。国美最近几年来在产业竞争中日益被边沿化,侵扰了狱中黄光裕的“清修”。据听说,对本日江湖上的电商大战,黄内心不安。国美高管去探望他时,黄给出的锦囊之计就一个字:“拖”。黄光裕高度关注后起之秀刘强东,指令国美坚持现金流、不吝一切成本阻止京东上市,尝试拖垮京东,他感觉此事关乎国美生死。
  真是十年河东又河西啊。2004年10月,黄光裕以105亿的身价高居胡润百富榜榜首,一跃变成我国内地首富。年青、草根、拼命、财产……这些词汇汇集到他身上,他一夜之间万人瞩目,变成十年前当之无愧的“Chinese Idol”(我国偶像)。那时,黄光裕的敌手名单上,只有张大中、陈晓、张近东、张继升等人,根本没有刘强东。
  随后的两三年时候内,他开动并购战车、刻舟求剑,将这些敌手的企业甚至全数收归囊中。现在,在狱中回顾,他应叹惜那时犯下的三个不对:一、将陈晓收归自我阵营;二、将张近东留在了阵营外;三、忽视了刘强东的存在——就在黄光裕风景无穷的2004年,刘强东建立的京东正在他眼皮之下孕育,正式从现实卖场营业转为做电子商务。
  我是最早批露黄光裕家里配景和发财历史的财经记者,信息重要来历于黄光裕二妹黄秀虹及其它一些了解内幕的人员。在首都霄云路鹏润大厦某层的首都国美总经理办公室内,朴素的黄秀虹经过两次长谈,向我吐露了黄家兄弟在潮汕地域穷山恶水不为人知的发展履历,以及创业历程中的酸甜苦辣。依然清楚地记得,她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书法:“仁者无敌”。这源于他们家族历代对上帝教的信奉。
  批露文章出来后,黄秀虹打电话抱怨我:“你如何全写出来了?二哥(黄光裕)指责我不应将家里的事都对外人说出来。”她或许不记得了我是一名记者。深切地发掘与真实的批露,是记者的职能,但也为以往谛听并受之打动的我带来一丝愧疚。
  几个月后,由于那时所在某家杂志举办的活动,我有机遇在嘉宾歇息室采访了风头正盛的黄光裕。那时35岁的这位首富先生,显得年青、自信、机警、爽朗。原定只有半个小时采访时候,他以为这已经足以应付一名小小记者了,猜测这也是他的烟瘾和括约肌能忍受的正常范畴。
  但采访举行到10分钟左右时,黄光裕忽然暂停下来仔细地看着我说:“你就是那名采访我妹子的记者啊!”脸上没有表露出一丝不悦。他从身上取出卷烟,用带着潮汕口音的标准话礼貌地问道:“我能够抽根烟吗?”在获得确定的回答后,他又不忘回身向在一旁拍照的记者热情地打号召:“嗨!哥们,来一根吗?”
  吸烟是为了从头梳理头绪,并筹办仔细地面临我抛过来的问题。后面的采访果真很顺畅,他甚至有问必答。记得那时一个有趣的问题:“你日常上网搜寻黄光裕三个字吗?让你最生气的批露是什么?”他答复说常常搜寻,最在意的是别人说他统治下的国美是“流氓团伙似的公司文化”。他笑着打趣道:“你要写就写出有能力的批露来,别像有些记者绕来绕去,将真理绕成歪理。”
  后来又逐渐举行过数次采访批露。印象最深刻的是在2006年7月31日在国美、永乐合并新闻发表会上的一张图片:在国美的会议间中,黄光裕侧身坐在皮椅上,正在答复右手边一名记者的问题;而陈晓一身白色西装,微躬着身站立在黄光裕左手边,脸上挂着很职业的微笑,好像随时筹办服从黄的调遣。黄光裕并没有重视记者,也没有看陈晓,而是有点出神地将眼光扭向左边、越过陈晓,投向了某个未知的角落,彷佛如有所思。这彷佛是一种冥冥之中的预兆。由于在那一个未知的角落里,有一场庞大的灾祸在等着他。
  “兴隆了一个期间,他就破了产/好像一个王朝被自我的手推翻/事物淡漠他,冷笑他,处分他/但他失掉的不过是一个王冠/午夜不眠时他确曾感应郁闷/不知那是否确是自我……”诗人穆旦曾如是写道。在后来那场对原罪的伐讨中,黄光裕就如那懦弱又韧性的芦苇,在时期风波中升沉跌宕,人道的善与罪共存不悖并接替显现。他们既展示了努力、坚韧、斗胆、聪慧、大方、温顺的一面,也流露了贪心、冒进、小气、无情、蒙昧、荣幸的另一面。
  后来产生的故事,大伙都从那时长篇累牍的批露中知道得很具体。但具体并未必代表清晰。我后来写的《首富原形》一书,实际上说的是整个事件的表相。黄光裕的仇敌不是陈晓,正如那张图片同样——黄光裕面临着陈晓,但他忧虑的眼光却越过了陈晓投向了画面外那片未知而暗中的角落。
  对于黄光裕案,我想说的两点是:一、他没有像顾雏军、兰世立、龚家龙同样,被告状弄得败尽家业,这是社会的前进,也是他的幸运;二、他在牢狱里倔犟而果断地还击,是他的不屈。
  咱们说说再后来的事。某天,记者去首都某所牢狱看望时,发现了臧天朔的书法和黄光裕的画作。他与监友一同,为牢狱举办的金秋艺术节缔造了“兰竹菊”的美术条屏。黄光裕还为此专门书写了“绪言”:“在艺术缔造历程中,咱们要将对美的意会落实到革新实质中,尽力净化心灵,修练品行,争取早日转成为为守法遵纪的新人。”而零散获得的信息了解,黄光裕由于在狱中体现很好,已经被减刑,并先后做过护理病犯的护理员和负责养花种草的牢狱园丁。他还获得特许,能在牢狱里处置企业事件。有人乐观地猜测:最快也许三年左右,他就能重出江湖。
  “你本普通人,以往兴隆过;要想再兴隆,学做普通人。”这是一位交警送给因醉驾入狱的音乐人高晓松的一句话,也一样适合尚在牢狱中的黄光裕。
  养花种草也许并不能完全减轻黄光裕的焦急。他最担忧的也许有两件事件:一、自我还在牢狱中,外面的国美已经不姓黄了;二、即使国美一向姓黄,但等到他出来后,企业已经在惨烈的竞争中彻底“黄”了。
  几个国内著名的电商在“约架”时,往往不把加国美放在眼里,由于他们感觉这家企业的“魂魄人物”已成困兽。他们正在犯十年前黄光裕犯过的一样的不对。一只种花养草的猛虎,从头出山后更恐怖。他们野性霸气,他们不讲章法,他们横扫一切。历史上真正成霸业者,甚至皆是此号人物。
  因此黄光裕对国美高管授予的法门是“拖”。实际上二内心也清晰,短短的几年时候,以往半斤八两的敌手苏宁已经远远地将国美抛在了身边,而十年时候更让京东发展为产业巨无霸,是不可能将它们“拖”死的。他真正要“拖”的是拖到自我出狱时,国美这座“青山”还在。黄光裕害怕在酝酿要画一幅大大的青山图,上面要有他的题字:“我之青山,赐他葬骨。”
  要么如今就将国美收拾掉,要么就被黄光裕出来后收拾。

(文章来源:淘到啦网上购物指南,http://www.taodaola.net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分享到:

欢迎发表评论

您的网名(必填):

您的邮箱(必填):

您的网站(可选):



使用QQ登陆